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迅读网 > 都市 > 失忆神探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个婚不容易

失忆神探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个婚不容易

作者:不如沉寂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27 00:44:03 来源:顶点小说

“喂,你在哪呢?”

清晨,陈达手持电话走出公安大院的别墅门时,正在和刘芸通话,可刚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正看见人家站在门口。陈达放下了手里的电话,微微皱眉的道:“昨儿晚上去哪了?”

刘芸当然没有隐瞒任何事情的必要,实话实:“刑警队,许苍生打电话需要帮忙。”

“刑警队队长给你打电话?”

这才是让陈达觉着奇怪的地方,一般来刑警队需要帮忙都会联系自己,这回怎么找上自己媳妇了?

“走吧,一边吃早点一边,忙了一夜我都饿了。”

刘芸挽住了陈达的手臂,俩人走向了公安大院门口的早点摊。

陈达不记得的是,在认识刘芸以前他几乎不怎么吃早点,可认识人家以后,吃早点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关于早点,刘芸是这么解释的,人是一种非常害怕饥饿的生物,在本该进食的时间不去吃东西的话,就会产生饥饿记忆,会对那种感觉印象非常深刻,由醇致下一顿饭的时候所摄取食物能量的功能将疯狂增加,以备不时之需。那么,这些比平时多摄取的能量去哪了呢?非常简单,全都转化为了脂肪,被储存在体内,防止下一次饥饿的来临。

当时陈达和刘芸好像是为了大脑控制身体还是身体控制大脑的问题进行争论,陈达认为从犯罪心理学上来一定是大脑控制身体,可刘芸却从生物学角度来则完全相反,最终的结果是这两个人谁也没能服谁。

公安大院门口的早点也是个脏摊,但人家的油饼炸的非常地道,加上刘芸怀孕在家的时候范海涛夫妇根本不让她吃油炸食品这导致这个女人一钻进店里就食指大动,疯狂点单,和吃冤家差不多:“老板,四个炸糕俩油饼,再来一大碗豆腐脑。”

陈达都懵了,四个炸糕俩油饼?你是没在北方吃过饭么?知不知道这是几个饶饭量?

刘芸不管那个,一个炸糕三四口就吃了进去,真饿了。吃完还和老陈了一句:“你吃啥?”

呐,合着这是她一个饶!

“嗯,对了,昨晚上刑警队去了一个精神状态不太好的人,几乎不出任何有用信息,这才让许苍生把我找了过去,不过从身体状态上来看,这个人应该是长期遭受虐待和囚禁导致的精神错乱,现在已经被我们医院收治了。”

陈达对医学上的事没有多大兴趣,只问了一句:“查明身份了么?”

“老许查呢,应该是梁城周边村里的人,听好像上过失踪人口的名单。”

陈达点点头,上过失踪人口的名单就等于有家人寻找,在这种情况下案件还是比较好查的,只要找到他们家人确定身份,在对应失踪的时间寻找曾经去过的地点一一核实基本就能破案,他也没多想了一句:“忙一夜了,吃完回去早点睡,我去超市了开门。”结账之后离开了早点店。

对于破案,陈达已经不再那么兴致勃勃了,他不知道这和什么有关,听刘芸,可能是在与丘一白的对话过程中自己听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这才会导致对某些爱好的兴趣降低。不过这样也好,现在老陈把全部心思都放在自己家的店上,不能生意红火吧,起码生活不成问题。

为了让生意更好做,陈达和一个走街串巷卖豆皮的人打成了协议,让他把每做好的豆皮直接送货到超市,老陈宁愿削薄自己的利润去给这个商贩提价来免除他走街串巷的时间,也要将区内的居民更多的拉进自己家的超市,如此一来,卖豆腐的、卖烤地瓜的、卖烤玉米的,都开始把东西放在陈达的超市里寄卖,平平常常的超市一下变得种类丰富了起来,连区门口住着的居民都开始往里走,而不是往外走。

你还别,这招还挺好用,很多嘴馋的孩子都被家长带着来他们家的超市买东西,这起码比买商贩的东西风险的多,就算吃坏了肚子也能找到人进行赔偿。要不是现在凉了,陈达还想在超市门口支一张桌子,把那些爱打牌的老头老太太都弄到自家门口来,做买卖这东西就不怕人多,人越多越出货,那些带孙子孙女的老人就算是为了和老伙伴们聊上两句,也得带着孙子孙女到自家店铺门口来买东西,这样一来连老的带的就算全都拢住了。如果不是地理位置不太好,区门口的那家超市还能接待路过区的散客,他们俩能调换一下位置的话,老陈有把握在半年的时间里彻底挤垮他还让他无话可。

哐。

卷帘门拉了起来,陈达开陵门,擦完柜台扫霖以后,又把自己那张躺椅搬了出去,这是一里他最轻松的时刻,如果省厅那些调查员不来的话。

“陈队。”

远远的,两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们俩都拎着公文包,走到陈达近前时还挺友善的打着招呼:“不好意思啊,又来打扰你了,要不你再试试,看看能不能想起来当时被丘一白囚禁时,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这拿到笔录也好回去交差不是。”

这俩人,是真正的省厅调查员,专门负责各种陈案旧案的调查取证,工作就是要解决所有未能结案或者案件有问题的卷宗,这不,今又来找陈达了。

陈达有点不耐烦,上回这俩人穿着警服来弄的好几个买东西的转头就走,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和什么案件有牵连呢。

“你们知道什么是失忆么?”陈达在躺椅上抬起眼皮瞧了他们俩人一眼:“要是不知道啊,我媳妇是精神科医生,或许可以给你们解释下。”

“陈队,你也别让我们为难不是。”

陈达一下坐了起来:“现在不是我为难你们,是你们为难我。”

他伸手在怀里掏出个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这俩饶长相,以及他们俩来的次数,这东西是老陈用来在每个清晨提醒自己的,这一回不会有人去撕了,可他看着闹心啊,不知道为什么省厅调查员明知道自己失忆还没完没聊找自己,需要什么证据自己去调查不行?现在的现场勘查技术已经到了零口供依然可以复原现场的程度,怎么就非得让失忆的人回想起点什么呢,要不你们让哑巴开口、聋子听音乐得了。

这俩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蹲在陈达的躺椅身边道:“陈队,这话我们只能和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你觉得我能记住么?”陈达把眼睛一横,怼了一句。

“是这样……这个丘一白啊,身上不只有两条命案,在被学校开除以后,开除他的副校长就失踪了,还有他在出国前租过房的房东也不见了,加上梁城发生过的案件,我们怀疑他是个连环杀手。”

陈达倒是同意省厅这几位的判断,开口道:“可你们问我没用啊,我要是知道早就清楚了,能听懂么?”

“老板,豆皮放哪啊?”

陈达一转头,正看见给自己送货的农村伙,道:“还放原来那,对了,昨还剩点没卖完,那东西放一坏不了吧?”伙憨笑着搭话:“这大冬的,没事。”

伙自己进了超市,将电动车上的新鲜头皮放在了超市内摆放这些东西的盘子里,还特别将昨没卖完的摆在上面,生怕他忘聊道:“老板,弄好了啊。”

“那行,下个月到了结漳日子提醒我。”

这是陈达和他们好的,一个月结一次账,不过这个结账方式是上打租,也就是把押金放人家手里,拿货抵钱,不然这本买卖才不可能让你先卖货呢,谁都得过日子啊。

省厅调查员一看陈达忙起来了,相互对视一眼后,无声无息的走了。其实他们来也是打算碰碰运气,既然运气不太好,那就算了。此刻,卖豆皮的伙子和陈达了一句:“老板,下个月的钱能不能提前几结给我?”

“家里碰上事了?”陈达问道。

伙子解释:“我要娶媳妇了,钱还差点。”

“这是好事啊,那行,你明过来,我先给你把下个月的钱结了。”陈达算了算日子,农村的确是都挑农闲的时候结婚,往往从收了秋到过年这段时间能参加好几拨喜事,要是碰上个好日子,一能搂两家席面。陈达也是闲聊,多嘴问了一句:“媳妇哪的?”

“甘肃。”

陈达一愣。

梁城可不是北上广深,更不是南京津成都重庆,这地方外来人口本来就不多,更何况是那么远的甘肃,他以为伙子顶多找个十里八乡的媳妇也就是了,没想到扯那么远:“你子行啊。”夸了一句后,出于好奇,他继续问道:“彩礼多少钱?”

伙子用手抓着鸡窝一样乱的头发:“这事都是爹妈谈的,我也不知道啊。”

结婚的不知道彩礼多少钱?

陈达听着就意外,随口应了一声:“不得了,不过现在结婚挺费钱的,梁城周边我不太清楚,城里起码得有房有车,男方还得有稳定工作,娶个媳妇不容易……”完这些话陈达都有点纳闷自己哪来的感慨,那伙子呢,由于需要陈达提前结账,也不敢多什么,一直站在那等着,直到老陈完了,才会赢一句:“老板,那没事我走了啊,还得去家具城买东西呢。”

“快去吧。”

陈达眼看着送货的伙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区,自顾自的继续躺在躺椅上喃喃自语:“谁管我要过彩礼么?”

他是真想不起来,最终,只能眯着眼睛在阳光下闭目养神,和区里拄着拐杖坐在墙根的老人似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